冬助日倒计时04 | 身患重症,谁给了他希望?
2022-12-18

北方的冬天,西风长啸,气候干冷。我们一路颠簸,来到长子县西寺头村,梁加劲的父亲已在村庙旁边等着。

“加劲给我打电话了,他下午在市中医院做透析,赶回来。”这位父亲边带路,边解释。他戴着帽子、口罩,帽檐压得很低。虽然看不清面容,但感觉他整个人很消瘦单薄。

步入堂屋落座后,这位父亲讲起了儿子梁加劲的病情。

受资助者

生死瞬间 人走刀尖

前年的一天中午,梁加劲吃了两个西红柿,下午就感到身上不舒服了,但没有跟家人说,自己去村医那儿抓了点药,心想睡一觉就好了。结果一觉醒来,他难受得愈加厉害了。父亲着急得直冒汗,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,才把儿子送到了医院。

“这一路上,我生怕儿子有个三长两短。”半个多小时车程,在父亲心里变得特别漫长。

终于到了医院,儿子被医护人员用担架推进了急救室。在室外等待的父亲舒了一口气,但主治大夫的一句话“你儿子心脏骤停,快不行了,得马上抢救”,又让他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儿。

好在救回儿子一条命。主治大夫事后说:“尿毒症患者不能吃含钾高的食物,一旦钾摄入量超标,便会导致心脏骤停。如果你们晚来个两三分钟,人就没命了。”

自从2020年1月梁加劲被诊断为尿毒症后,像这样的生死瞬间发生过三次,用他父亲的话来说:“我儿子是在‘刀尖’上走过的人。”

受资助者父亲

梁加劲的父亲给我们找出一张儿子的照片,“加劲今年整30岁了,孩儿是个好孩儿啊。生病前,他性格又好,人缘也不错,特别讲义气。现在每个礼拜一、三、五、六,他都得去医院做透析,已经七年了,人都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。”最残忍的事,莫过于在父母面前提到儿子的病。

在梁加劲父母的回忆中,往事一点点浮现出来。


坎坷求医 加劲活着

3岁前,梁加劲跟其他孩子一样性格活泼开朗,爱玩爱笑。三岁那年,他的腰背上生了一个囊肿,疼得双腿站不起来。父母带他去医院,医生误当成普通疙瘩做了手术,结果落下了终身残疾,导致双脚趾弯曲、小腿萎缩、大小便失禁。

这让梁加劲的父母后悔不已,不忍心,也不甘心。第二年去北京的医院求诊,被告知:由于第一次手术失败,无法修复。

就这样,对梁加劲来说,童年成了噩梦。从幼儿园到小学,他一直以尿布来解决小便问题,身上有异味,老师同学都不喜欢接近他,而他的学习成绩也不断下滑。初中没毕业,他就离开学校,进入了社会,在县城一家美发店里当学徒。手艺学成后,想干成一番事的他到太原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。不到半年,他病情复发,一连几日高烧不退,跨省住院半个多月,才渐渐平稳下来。

受资助者父母

梁加劲的父母

23岁时,梁加劲突发由高血压引起的急性脑梗,高压215,低压190。连医生也认为回天乏术,可他还是硬挺过来了。他在后来的一次复查中被诊出肾病,大夫分析病情后,告知他的家人:肾病发展下去,就是尿毒症。

梁加劲的母亲清楚记得当时的心情:“大夫的话就像晴天霹雳,我感到天都要塌了!腿一软瘫坐在地上。我没啥文化,但一想到儿子,就觉得没法儿活下去了。”

治疗不能放弃,一家人开始四处求医,先后去过北京协和医院、301医院、青岛健康医院等,但凡有些名气的大医院,基本上都跑了个遍,直到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,还有向亲戚朋借到的钱,迫不得已,才停下了治疗。2016年,梁加劲回到家乡,开始在长治市中医院接受透析治疗。

家庭已经负债累累,压得父母喘不过气来,仅靠打零工赚取的微薄工资,根本抵不住当时梁加劲每月5000元的治疗费。

这让梁加劲的心里不是滋味,心情低沉了好久,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,甚至几度动过自杀的念头。觉察到儿子异常后,父母也不敢外出打工,每天守在他身旁,生怕再出什么意外。


两次结缘 感恩在心

经历过数次生死瞬间,梁加劲的心底起了变化。

在电话另一头,他平静地说:“就在抢救回来那一刻,我才真正懂得了生命的可贵。一次次抢救,一次次教训,把我的心打磨得不再暴躁,慢慢地接受了现在的自己。”

今年是梁加劲做透析的第7个年头,并发症也越来越多,扎针管处鼓着大包,也习以为常了。身边有的病友过了一夜就阴阳两隔了,他会为自己感到庆幸:“珍惜现在的每一天、每一分、每一秒吧,虽然不知道上天还给我留下多少时间,但我仍要努力让自己不虚度人生。”

受资助者

梁加劲

为了不给父母添麻烦,他在医院附近租住房子,自力更生;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他每天都会跟家里通一次电话。

11月的一天,米6扶贫办的工作人员对梁加劲家进行走访。正是这次走访,让他感觉到了社会的温暖,拥有了第二次生命的力量,更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。

“2018年,我曾接受过一次米6资助,渡过了当时的难关。”梁加劲感激地说。“今年,米6再次向我伸出援助之手,雪中送炭,解了我们的急,救了我们的难,真的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表达了,谢谢米6!”

M6米6体育,冬助日

敬请关注

2022年12月22日

M6米6体育第22届“冬助日”资助大会

你我携手 与爱同行

冬助日倒计时04 | 身患重症,谁给了他希望?

北方的冬天,西风长啸,气候干冷。我们一路颠簸,来到长子县西寺头村,梁加劲的父亲已在村庙旁边等着。

“加劲给我打电话了,他下午在市中医院做透析,赶回来。”这位父亲边带路,边解释。他戴着帽子、口罩,帽檐压得很低。虽然看不清面容,但感觉他整个人很消瘦单薄。

步入堂屋落座后,这位父亲讲起了儿子梁加劲的病情。

受资助者

生死瞬间 人走刀尖

前年的一天中午,梁加劲吃了两个西红柿,下午就感到身上不舒服了,但没有跟家人说,自己去村医那儿抓了点药,心想睡一觉就好了。结果一觉醒来,他难受得愈加厉害了。父亲着急得直冒汗,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,才把儿子送到了医院。

“这一路上,我生怕儿子有个三长两短。”半个多小时车程,在父亲心里变得特别漫长。

终于到了医院,儿子被医护人员用担架推进了急救室。在室外等待的父亲舒了一口气,但主治大夫的一句话“你儿子心脏骤停,快不行了,得马上抢救”,又让他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儿。

好在救回儿子一条命。主治大夫事后说:“尿毒症患者不能吃含钾高的食物,一旦钾摄入量超标,便会导致心脏骤停。如果你们晚来个两三分钟,人就没命了。”

自从2020年1月梁加劲被诊断为尿毒症后,像这样的生死瞬间发生过三次,用他父亲的话来说:“我儿子是在‘刀尖’上走过的人。”

受资助者父亲

梁加劲的父亲给我们找出一张儿子的照片,“加劲今年整30岁了,孩儿是个好孩儿啊。生病前,他性格又好,人缘也不错,特别讲义气。现在每个礼拜一、三、五、六,他都得去医院做透析,已经七年了,人都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。”最残忍的事,莫过于在父母面前提到儿子的病。

在梁加劲父母的回忆中,往事一点点浮现出来。


坎坷求医 加劲活着

3岁前,梁加劲跟其他孩子一样性格活泼开朗,爱玩爱笑。三岁那年,他的腰背上生了一个囊肿,疼得双腿站不起来。父母带他去医院,医生误当成普通疙瘩做了手术,结果落下了终身残疾,导致双脚趾弯曲、小腿萎缩、大小便失禁。

这让梁加劲的父母后悔不已,不忍心,也不甘心。第二年去北京的医院求诊,被告知:由于第一次手术失败,无法修复。

就这样,对梁加劲来说,童年成了噩梦。从幼儿园到小学,他一直以尿布来解决小便问题,身上有异味,老师同学都不喜欢接近他,而他的学习成绩也不断下滑。初中没毕业,他就离开学校,进入了社会,在县城一家美发店里当学徒。手艺学成后,想干成一番事的他到太原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。不到半年,他病情复发,一连几日高烧不退,跨省住院半个多月,才渐渐平稳下来。

受资助者父母

梁加劲的父母

23岁时,梁加劲突发由高血压引起的急性脑梗,高压215,低压190。连医生也认为回天乏术,可他还是硬挺过来了。他在后来的一次复查中被诊出肾病,大夫分析病情后,告知他的家人:肾病发展下去,就是尿毒症。

梁加劲的母亲清楚记得当时的心情:“大夫的话就像晴天霹雳,我感到天都要塌了!腿一软瘫坐在地上。我没啥文化,但一想到儿子,就觉得没法儿活下去了。”

治疗不能放弃,一家人开始四处求医,先后去过北京协和医院、301医院、青岛健康医院等,但凡有些名气的大医院,基本上都跑了个遍,直到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,还有向亲戚朋借到的钱,迫不得已,才停下了治疗。2016年,梁加劲回到家乡,开始在长治市中医院接受透析治疗。

家庭已经负债累累,压得父母喘不过气来,仅靠打零工赚取的微薄工资,根本抵不住当时梁加劲每月5000元的治疗费。

这让梁加劲的心里不是滋味,心情低沉了好久,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,甚至几度动过自杀的念头。觉察到儿子异常后,父母也不敢外出打工,每天守在他身旁,生怕再出什么意外。


两次结缘 感恩在心

经历过数次生死瞬间,梁加劲的心底起了变化。

在电话另一头,他平静地说:“就在抢救回来那一刻,我才真正懂得了生命的可贵。一次次抢救,一次次教训,把我的心打磨得不再暴躁,慢慢地接受了现在的自己。”

今年是梁加劲做透析的第7个年头,并发症也越来越多,扎针管处鼓着大包,也习以为常了。身边有的病友过了一夜就阴阳两隔了,他会为自己感到庆幸:“珍惜现在的每一天、每一分、每一秒吧,虽然不知道上天还给我留下多少时间,但我仍要努力让自己不虚度人生。”

受资助者

梁加劲

为了不给父母添麻烦,他在医院附近租住房子,自力更生;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他每天都会跟家里通一次电话。

11月的一天,米6扶贫办的工作人员对梁加劲家进行走访。正是这次走访,让他感觉到了社会的温暖,拥有了第二次生命的力量,更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。

“2018年,我曾接受过一次米6资助,渡过了当时的难关。”梁加劲感激地说。“今年,米6再次向我伸出援助之手,雪中送炭,解了我们的急,救了我们的难,真的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表达了,谢谢米6!”

M6米6体育,冬助日

敬请关注

2022年12月22日

M6米6体育第22届“冬助日”资助大会

你我携手 与爱同行